欢迎访问:亚洲2017中文无码永久免费-亚洲2017无码中文东京热字-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勇士的祭品

勇士的祭品

小溪旁的营地,火堆不急不徐的燃烧着,一个黑皮肤小女孩不时添进柴火来保持火堆不灭。

一名青年和满鬍子的矮人大叔手脚都被弯曲到不正常的方向,还被粗长的荆棘捆绑在一起,陷入昏迷的两人被扔在了火堆旁的地上。

「喔喔!实力不怎样但装备都还不错嘛!」一名欧克在行李堆中翻找,身旁摆着勇者团队成员的武器「啧啧啧啧....巨乳牧师小姐看看妳同伴都带些什么东西!武器和保养的工具,在看看妳自己满袋子都是内衣内裤!」我检查收获到的一个袋子,裡面塞满了各种性感内衣裤,有各种蕾丝或是镶上了珍珠等製成看来就十分昂贵的胸罩和三角裤。

「哇!这件好轻薄透明呀!为什么前方还设计一个爱心形状的孔洞呢?还有这几件胸罩都快可以套住我的头了,妳一个信奉女神的牧师带那么多件性感内衣做什么?难道光明女神不在意她的牧师是否纯洁吗?」「不过我不觉得妳适合穿这种透明的性感内裤耶!妳看看自己的金色阴毛那么茂密我手放上去彷彿抚摸着刷子,还穿这种透明的看起来就很奇怪,而且毛还那么长都长出内裤外了呵呵」我伸手理顺一旁牧师胯下浓密的阴毛,她正赤裸裸的被藤藤吊在空中两腿被硬生生地拉开,像旗袍的外衣和内裤早就被我扯下好让我过过手隐,在我的角度牧师的肉穴和屁眼都一览无疑,甚至还能看见屁股毛。

「穿的那么骚可看来还是个处女呀,那么妳是要穿给谁看的?大鬍子还是那个红头髮的?真浪费呀!那么漂亮的女人在一旁竟然都没下手....他们两个不会是阳痿吧!难道他们其实是一对?」「喔喔!我注意到了!刚刚提到红头髮的时候妳突然愣住了一下...哼哼,原来妳喜欢他呀」「呜呜...呜嗯....呜呜」当提到红髮男子时原本都不为所动的牧师突然想说些什么,可是嘴被绑着东西只能发出不成语句的声音。

「喔喔....原来如此..妳想将第一次交给他呀?」我将她降下来耳朵靠过去倾听,假装我听得懂的点点头「嗯嗯...嗯嗯,我也是个好主人,所以我决定帮妳实现这愿望!」我走过去将矮人与红髮男子分开,将勇者提回来,并将他裤子脱了露出他的小勇者来。

牧师看着我的举动眼神发出强烈的疑惑与澹澹地兴奋,并且一直偷瞄着勇者的胯下。

「话说妳看看,这把勇者常用的武器」在牧师愣神时我突然将一旁勇者跟我对战时的长剑拿起来说道「这剑柄处如此光滑好握,看起来就是时常握着而且常常保养吧,勇者应该是很宝贝这把武器吧?」物品名称:勇者之刃(量产)阶级:稀有功用:纱夏国专门製造的武器,经由特定技巧使用可以变形成不同形状,剑身上刻着勇者两字牧师看着那个噁心的欧克把玩着勇者的武器,不断自言自语的样子她心中有一股不妙的预感。

「俗话说战士的武器就如同战士自己的身体一般对吧?」我将手中的剑仍回到地上。

「呜呜呜....不....呜呜呜....呃呃呃」牧师彷彿知道我想做啥,挣扎的更加卖力不过没有丝毫效果。

我伸手一拉一条细小金属丝编织成的绳子出现在我手中,而绳子另一端连接着牧师脖子处的项圈。

「拉亚之前提醒过我,所以刚刚看了一下附赠的说明书,才知道原来项圈不只有禁锢和惩罚的能力,这等级的项圈配上手环和脚环还能一定程度操控动作呢!」我将牧师放到了勇者身旁并将荆棘鬆开,萝丝原本想逃跑没想到一转身就不受控制,整个人僵持在那里,我翻着说明书做了手势眼前浮现出控制栏来。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com上头标示着各种姿势的图样还有时间次数等选项,甚至还能自行编辑但太複杂了实在看不懂.....好在我想要的姿势能直接使用。

「我真的是心太软了,连奴隶都能那么着想,想在他死前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吗?」「呜呜呜呜....呜吱....吱...」「那么感动吗?不用顾虑我没关係,我不在乎第一次的,虽然不喜欢别人用过的就是了,所以妳就安心享受他的小勇者来送他最后一程吧」「那么让我先来叫醒男主角吧」我高兴恶趣的说着,并设定好指令「不用太感谢我,未来好好当我的母畜就好了!」我拿起水壶往勇者脸上淋去,在冰凉的水刺激下他悠悠的醒来,疲惫地想睁开双眼但眼前一片模煳只感觉浑身难受,全身上下骨头像是散架了一样痛苦难耐,想要爬起却发现,一用力四肢就疼痛不已而且无法控制。

「这...那....呜痛....怎么回事..萝丝....大叔!」勇者醒来后艰辛的吐出话来,想要寻找自己的队友「你们...在哪裡?....我印象我正在跟...一头凶勐的魔物作战.....」「我的剑!我的剑呢.....好痛....啊啊啊...怎么回事.....我的手?这...是萝丝.....是妳吗?我一定是在做梦!萝丝不可能赤裸的蹲在我身前...」勇者奋力的挣扎稍为将头抬起来了一点,眼前是自己最信任的队友,团队中的一朵娇花,纱夏国光明女神教派领地中薇恩城附属城镇明湖镇上的第四十三期杰出成绩毕业的牧师。

不论对于什么人都能一视同仁的对待,当听见自己成为今年被派遣的勇者时,二话不说抛下优渥的牧师生活加入队伍内,陪伴自己餐风露宿。

平常举止优雅而且时常穿着乾淨整洁牧师服装的队友,此时竟两腿大开一丝不挂的在自己身前,萝丝就这么蹲着,双手放在头后面,两粒平常被紧实的牧师服包裹的乳房,在解开束缚后展现出傲人的份量。

(杰克....不...不要看我....)萝丝看见杰克被泼水后甦醒,不愿意他看见自己这副羞耻的模样。

「萝丝妳在做什么?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铁炉大叔呢..」「铁炉?喔喔是那个矮人呀!被我扔在火堆旁休息着呢,毕竟你们是我宝贵的祭品呀呵呵」「你你你....你是谁!出来!」「我不就在你身后吗?我们刚刚还打了一场不是吗?那么快就忘记我了吗?」「你是那隻魔物!该死的欧克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不就下了点药...趁着你们混乱时一个个制伏吗?放心你们是帮助我举行成年仪式的宝贵祭品,在仪式前我不会让你们死的」「恶魔....你们这些魔物果然都不是好东西...你对她做了什么.....快把萝丝放了....」「原来她叫做萝丝呀?我都忘记问奴隶的名字了,多谢你跟我说呀勇者杰克先生」「我可是大发好心的想要让你死前爽一把的耶,看看这对淫荡的胸部,你们组队竟然都没发生关系真是太浪费了」我走到萝丝背后伸过腋下捧起那对乳房,沉甸甸无法一手掌握的感觉真是不做,脂肪像是水一样想从手掌间流掉,让我情不自今的用力的捏下去,痛楚让萝丝忍不住的落下眼泪,但是被项圈束缚的她无法有任何反抗。

「这手感....真是太棒!没想到这淫荡的身体是一名牧师拥有的,啧啧真是暴殄天物呀!没关係未来在我手下我会好好品嚐的」「好了开始表演吧我性感的奴隶萝丝,首先....嗯....先转个身好了,恩...没错然后稍微往前趴下一点」我操控项圈让萝丝做出指定的动作。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com「让你的勇者大人看看妳不知羞耻的淫穴吧,还有妳那生长旺盛的草丛」此时萝丝整个臀部包括屁眼小穴都暴露在杰克的眼前,她甚至能感觉到越发急促的呼吸声与热气一阵阵的吹在自己的屁眼上,而往前微趴下后勇者的阴茎就在自己面前,上头不断散发出浓厚的腥味而且逐渐的膨胀变粗变长.....「小子没见过伙伴的菊花吗?最后一次好好看个仔细吧!你们平常应该都没机会发洩下吧?」「你....想做什么....」勇者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愤怒地喘着气说道。

我没有理会勇者的询问,只是举着手中的剑向勇者晃了晃,剑光印照在他脸上使表情显得格外苍白,我恶作剧的用剑尖轻轻划过他的脸庞。

「杀了我!不要用这种方式污辱我!」「不要说什么污不污辱你的,别人听到会误会我性向有问题,而且我说过了你们是贵重的祭品呵呵」「好好享受吧」我轻轻拍了拍勇者然后将剑反过来拿。

我用块布包裹住剑刃握好,将剑柄对准萝丝的菊花插了进去,圆润的剑柄没有经过润滑就粗暴的往裡面捅,激烈的摩擦肠壁引得女人一阵哭喊,但最后整根剑柄还是没入了菊花中,只留下长长的剑身在外,看起来就像是屁股上长出了把剑似的。

「你这变态.....我的剑!你竟然这样用我的剑...玩弄....她的」「玩弄什么呀?说清楚些吗」「你...你..你...一定会遭受报应的!」此时萝丝的脸已经红的像是苹果一样,身体忍不住的轻微扭动,知道自己被塞入了什么,而这不检点而且违背教律的模样让她想找个洞鑽进去,喔神阿原谅我如此心想着。

可惜被命令控制的身体无法做出反应,些微的动作只能使她更能清晰的感觉到插入身体的东西,觉得直肠深处都被塞的满满的,粗暴的贯入撕裂了少女的肛壁上的微血管,顺着剑柄流出逐渐滴在了杰克脸上,而她只能痛苦的咬紧嘴唇。

我轻缓的抽动着剑,鲜血流出的越来越多,勇者眯上了双眼闭紧了嘴巴防止不小心吞进,但眼睛与嘴巴可以闭起来而鼻子却不行,红色液体还是一滴滴的积在脸上,被急促呼吸的鼻子吸入了鼻中。

鲜血涌入鼻腔中,使他在慌乱中吃到了些许少女的血液。

此时现场充满着少女悲泣的哭声,男子愤慨自己无力的怒吼,还有绿色身影的狂笑声。

我缓慢将剑柄从被摧残的菊花中拔出,又再度拉出了一道血流,看着不久前原本紧闭的美丽菊花,此时如残破的花蕊沾染了鲜血。

少女痛苦的声音让我产生了兴致,原本今晚只是想戏弄他们两人,可此时我胯下却蠢蠢欲动,火热的感觉急切的督促我快点让他进入眼前少女的身体裡面。

我只好顺应慾望脱下裤子,肉棒随着解放兴奋的挺立了起来,我双脚跨在勇者上压着肉棒对准少女的菊花,我不急不徐的在入口处轻轻接触了下,顺便沾上一些血液润滑,我可不想进去就破皮,我可没有剑柄硬。

「啊啊.....好紧...喔喔妳的肛门太棒了,紧紧的吸住我的肉棒」我觉得ok后直接也捅入了裡面,只觉得紧实黏滑差点就让我射了出来,我努力的克服紧夹的压力「哦哦哦....爽...太紧了....哦哦哦宝贝....妳淫荡的肛门不管什么都能夹得那么紧吗?哦哦哦.....」我双手握住她肥嫩的屁股,一边缓慢的摆动着腰部,两具肉体不断的接触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而杰克只能看见上方欧克的屁股晃动姦淫着自己的队友。

「啊啊啊......不......要裂开了,我的....身体要裂开了....不太大了....哦哦哦....救我...」萝丝在经过剑柄的摧残后,身体尚未得到休息又再度被巨大肉棒插入,虚弱的身子只能呈跪姿不断承受着后方的冲击,随着欧克每次的突刺身子都像要被撕裂成两半一般的痛苦。

「饶了我...拜託...停下....哦哦哦...我快不行了....喔...神哪...」萝丝痛苦着扭着头,豆大的泪珠顺着脸庞不断滑落,无法停止哀嚎,而身后的欧克彷彿没听见一样依旧抽动着肉棒,而他双手也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摩挲着。

而杰克早在少女被强姦没多久就气到昏迷了,而我在窄小肛门的压力下,一阵酥麻后不争气的就将精液射进了少女的直肠内,没多久就会被吸收了吧?「呼呜....呼呜....请...饶了我们....拜託...啊啊啊」萝丝以为要结束了,可没想到刚感觉那玩意变软了,那肮髒的欧克就整个身体趴伏在自己身上,双手揉捏着自己的胸部,然后自己又能感觉到肛门内的东西又在开始活动。

「夜晚....还长着....而且妳的身体太吸引人了!」我在射完后原本感觉有些疲累,可不知为什么从少女体内传递出一股力量,温暖如热水滋润着肉棒,一下又回复了过来「不过如果不打算叫好听些,那就让可怜的杰克先生,那短小的阴茎塞着妳的嘴吧,虽然他已经晕倒没办法享受了哈哈哈」在命令下,萝丝含住了杰克的肉棒,在她温暖的嘴中逐渐的充血变大,也堵住了少女的嘴。

「呜呜呜....呜呜呜」第二天清早当晨光穿透树枝缝隙洒在营地早已熄灭的火堆灰烬上,一旁矮小的身影辛勤捡拾着树枝打算将火重新升起。

拉亚吃力地将一堆枯树枝堆好后,想用打火石点燃,可看了看附近却又没有发现,于是她跑向一旁问被绑着扔在地上睡着的人。

「大叔~大叔~不要睡了!打火石在哪裡?人家要煮早餐了」拉亚摇着铁炉,毕竟现在神智还清醒的勇者队伍成员就剩下他了。

仗着皮厚和身上衣物保暖,就算是手脚被束缚住无法动弹,铁炉还是睡的十分安稳,毕竟听到自己是作为祭品被捉住的,那么在仪式前应该安全无恙,所以经验老道的矮人睡的是一个香甜。

「呜....呼噜....呼噜...」铁炉不为所动像是没感觉到晃动继续睡着。

「吼....大叔快起来!我拔...我拔」拉亚见无法叫起老矮人,于是蹲下来用力的将他满脸的鬍鬚一根根拔起「这大叔毛真粗,好险我是女生不会长这些东西」。

拔一两根没反应,再来女孩就一次拔好几根连续拔、用力拔,在四五次后矮人终于有了感觉像虫一般扭动,然后突然睁大了双眼清醒了过来痛得哇哇大叫。

「干!谁乱拔老子鬍鬚!不知道鬍鬚对矮人有多重要吗?」铁炉一清醒就破口大骂,转头看见拉亚蹲在一旁,而且还能看见裙底的小裤裤,铁炉愤怒的语气瞬间一软,叹了口气说「阿是你呀....小姑娘!妳这......呜呜....咳...算了,看来妳早就被洗脑了...」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com「所以你找我做什么?要开始你主人所谓的仪式了吗?」「人家要煮早餐找不到打火石啦!你们藏在哪裡快拿出来!」「.........」最后终于在矮人的靴子裡找到了打火石,至于为什么藏在那边拉亚也懒得问了。

生好了火后拉亚将勇者队伍裡的备用粮食全部拿了出来,都是一些乾燥过的果乾与蔬菜乾和一小袋米,她将食材用溪水细细洗过然后放入装满水的锅内,慢慢的翻搅以防止煮到烧焦。

在拉亚准备早餐时,我继续清点昨天的战利品,他们身上的衣物等都是普通服装,一点特殊能力都没有,就我印象这几週来有特殊能力的防御装备真的很稀有,一般就武器比较多。

相较于勇者的剑盾,萝丝的流星锤和矮人的双刃斧都是普通的商店货色,只是锻造的比较认真的订製品而已,本着不浪费的精神也收入了袋子中。

另外每人身上都有佣兵或是冒险者的卡片,我开心的将所有钱转入自己卡中也算发了笔小财,不愧是勇者队伍,身上的钱就是比一般土匪山贼多,不过为什么装备那么烂呢...真是令人不解!?不过勇者身上防具好一点的话搞不好我就被反杀了哈哈哈哈。

看了看还在昏迷的杰克与被命令禁锢站在一旁并恶狠狠瞪着我看的萝丝心想,女人的恢复力真强呀.....将所有战利品分门别类,武器已经另外收起来准备回去看有没有用或是送给卡丝蜜儿,相信她会对勇者之剑有兴趣,而萝丝那些衣服呢.....也收起来好了....至于男生的杂物都是些髒衣服和臭袜子送我也不要...直接烧了。

另外还有回覆药水和解除异常状态的药水我也不客气收下了,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还有专门放药水的防具,从勇者身上扒下来的皮製腰带上头有能保护药水不会乱晃碰碎的防护,也能轻鬆在使用时拿起来,我笑呵呵的将之繫到了腰上。

矮人的行李内,则是有一些精炼好的金属块和保养武器的工具,另外就是一大迭鉴定后还是看不懂的图纸,只能从由图桉上看出是製作武器和防具的,其馀的则完全不懂,看来只能都扔给拉亚了。

「主人~吃饭了~」营地中央传来拉亚的呼唤声,伴随而来的是焖煮了一阵子掀开锅盖后喷涌出的香气。

摸摸肚皮,玩了一晚肚子也饿了,接过木碗吃了起来,虽然不是新鲜而是乾燥过后的,但蔬菜的味道都浓缩了起来,早晨吃这个还真不错,不过如果有些肉就好了,没吃到肉总是差了点什么。

而拉亚冲冲吃完自己那份揉了揉小肚皮,就又舀了一碗跑去喂勇者队伍的人,我原本想说除了萝丝其它两个反正都要死了,就饿个一天也不会怎样,但拉亚说她假装遇难时他们对她很好,于是就跑去喂食了,只是杰克死咬着牙不肯吃任何她拿来的东西让拉亚伤心了一下。

「呼...吃饱了,该回部落了」回程时拉亚背着一个大背包,裡头放满了萝丝的内衣裤和矮人的金属与图纸,我则用荆棘拉着勇者与矮人前进,萝丝则面无表情的跟随在旁。

队伍变大了可是累赘也增多了,行进的速度比当初过来时还慢许多,而且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昨天很少出现的魔物,今天每走几步就会袭击过来。

「哦哦哦哦哦!王八蛋!」一拳打飞一隻狐狸形状的魔物,一脚踹掉黏上来的泥巴正太「怎么越来越多了....怎么杀都杀不完!」我在队伍前后来回奔跑,解决一直想要攻击我们的魔物,几乎都是跟鼠人哥布林差不多强度的。

可不知为何都不要命的直冲过来弄得我很烦躁,有几隻长的蛮可爱或能入眼的我就加减封印,但后来出现的都是全身充斥着如泥巴般往下滴落的脂肪肥婆,或是面容憔悴吸毒一般黑眼圈的蝙蝠男子。

「呀吓!」沙沙挥刀斩断了四周射出的箭矢,怪物太多我只好将沙沙分配到队伍后面压阵。

此波袭击来的是一小队武装哥布林,哥布林半身配戴了木製或铁製的头盔和身体护具,举着铁剑靠近我们,后头则是人型半身拉着木弓瞄准。

「吼~烦耶!怎么连小队编制的都出现了....」我举着拳头厌恶的说,毕竟现在首要是把人运送到部落内,而现在这情形摆明就是有人搞鬼。

我愤怒的回头看着被綑绑的杰克和铁炉,因为要束缚住他们所以我无法让藤藤加入战斗中,而且我也不能离得太远。

他们看见我盯着他们,原本窃笑的表情连忙装成一脸无辜,真是有够假的.....晚点再应付他们!现在要先解决哥布林。

这些经过武装过的哥布林明显比过去在山洞裡清剿的强多了,动作灵活而且很狡诈,不断游走在四周只要稍有疏忽就会一剑刺过来,要不是有荆棘包覆反弹的话身上早就被刺几个洞了。

一个哥布林剑士头盔下长满疙瘩的脸上逐渐浮现出残忍而猥琐的笑容,他们顺着很香很香的味道寻来,意外的看见了这个小团体,一个欧克牵着两个男的,而旁边则有一个他们最爱的细皮嫩肉的女人,而且还附带了一个看起来未成年的母体,虽然只有两个母的但是哥布林是不介意分享的。

虽然其中一个很乾淨的男的身上有很香很香的味道,可是哥布林小队在看见萝丝与拉亚后就将味道抛在了脑后,只想着解决眼前这大块头后扑在大胸部和小女孩身上,撕烂她们的衣物将自己短小的老二塞进她们身上的任何洞内,射进污浊的液体让母体产下后代。

这小队的哥布林是同个母体内产出来的,可以说都是兄弟,或许是这原因而没有一般哥布林巢穴内的肮髒内斗而是相互扶持,共同袭击路过的商人与护卫。

而且威胁那些善于战斗的俘虏,传授武器用法和如何锻鍊,没过多久就全部进化成了剑士哥布林或射手哥布林,并用巢穴附近与抢劫到的素材製作了简单的武器。

在这地区的哥布林部落中名气瑶瑶直上,只可惜一直没抓到母体来繁衍他们的后代一直打光棍到现在。

为了大胸部和小萝莉!他们一定要杀了眼前这大块头!这几隻哥布林超烦的!而且边打还会一直感觉到奇怪的怨念飘过来,难道说我鉴定失败....他们其实有巫师之类个体混在裡面?如果荆棘能用就好了,可以抓住他们然后拉过来宰掉,或者直接横扫也可以,要不是要花费心思绑住那两个祭品....说到祭品我又抽空转头看了一下他们。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com「哎喲你们这些魔物就狗咬狗快点同归于尽吧,看我做啥我可不会出手帮你的」杰克看见我第二次转头过来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打起勇气说道「不过如果你把我们都放了,还有把萝丝的项圈解掉,我不是不能考虑帮忙啦!」「不需要!」我大声吼回去,然后将荆棘用力一拉,矮人和勇者就顺着被拉了过来。

我一手提起矮人当作武器直接抛向一隻哥布林。

矮人强烈的撞击到了哥布林身上,他身上脆弱的木板无法承受矮人的冲击直接破裂,与皮粗肉厚只是晕眩的矮人不同,身体单薄的哥布林被撞倒后口吐鲜血后抖了两下子,发出一丝丝微弱的声音,奋力的举起手来伸向萝丝的方向.....(大哥......我想将头埋在那对巨乳中......)(二弟!愿望还没达成你不能死呀!)(三哥....我们当初说好抓到母体你在前我在后的一起干的她哇哇叫的......)「杀了那个绿皮杂碎!!

!」「为三哥报仇!!

」其他几隻哥布林见伙伴死了群起激愤,不管刚刚的骚扰战术直接一拥而上。

「等下你不是要我们当祭....祭品吗....这样把我们当武器...啊啊啊啊!!

」杰克看到矮人被抛飞后的惨状,然后感觉到自己也被拉扯过去看来要被当成第二发时畏惧的说。

「祭品的要求是...嘿....活得!所以就算手脚断裂、脸部破相都没有差别!」我说着就将杰克也扔了出去,他的身躯比较长所以攻击范围比较大,不过比较难控制方向「而且还有那名牧师在不是吗!安啦死不了的!」这一击落空了,毕竟手脚长就风阻大,很难仍中预想位子,被哥布林灵活的闪过了。

那些哥布林也想趁机击杀躺在地上的矮人和杰克,但是在接近时被我连忙拉了回来。

「话说应该是你引来这些魔物的吧,如果等下引来更多我应付不了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将那女的扔给他们趁机逃走,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牧师落入哥布林或其他魔物手中的后果...还是...其实经过昨晚....你很期待?」我将杰克拉回来后留下他,只是不断抛掷着矮人攻击来阻挡他们前进,然后跟杰克说这些话,毕竟我不想在遇到更多我麻烦事了,如果能牺牲一个女奴能避免纷争我也无所谓。

杰克一脸鬱闷的点了点头,他偷偷使用了能大量吸引魔物前来,然后杀掉赚取经验值的道具,想说这样可以逼迫这丑陋的魔物在无法应付时放开禁锢,没想到还是失败了.....在没有更多魔物的干扰下,剩馀的几隻哥布林在矮人些微的牺牲下,很容易就摆平了,只是铁炉稍微的破相和昏迷了一会,在神术的照顾下没多久就恢复了。

杀光了魔物后路途就一路顺畅,没多久就回到了勐部落的大门前。

「没想到你办得到!哈哈」裂齿大叔看着被牵着走的勇者队伍说道「而且还那么快嗯哼...看来我小看你了,还想着懦弱人类养大的崽子什么时候会跑回来求助呢」「啧啧啧,感觉这小白脸没之前遇过的勇者强,我年轻时遇过的都是大鬍子和穿全身金属铠甲的,现在勇者流行这种瘦巴巴的吗?」部落广场上裂齿检查着被绑着的猎物,一会捏捏手臂肌肉,一会捏开嘴巴观察口腔内,像是评价市场上的家畜一般。

其馀欧克也凑热闹的在一旁围观品评论足,不过都很守规矩不乱触碰别人的猎物。

杰克一伙看着周遭的欧克们,一群绿色的肌肉棒子围着自己,有些人身上还挂着自己的女人正在干的不可自拔,萝丝想起昨晚的事情大腿不自觉的紧闭起来,浑身不自在的扭捏。

「小子把这瘦皮猴卖给我吧,我要剥了他的皮带回去当沙发上的坐垫」「偶而会在附近晃的那个勇者吗?真想一斧子砍下他的头!去年出现的那畜牲拐走了我表弟!」「闭嘴!安静!」裂齿注意到四周越来越嘈杂的讨论声,不耐烦地大吼叫他们滚开。

「裂齿老大别这样吗,那些勇者每次都跑得跟耗子一样快,几年才抓到这一组,大家也是想出口气呀!」「是呀!他是你远方亲戚吗?咱们不会亏待他的啦,我想买那个大胸部的女人嘎嘎」「闭嘴!那些是这崽子成年仪式要用的祭品,要勇者皮革还是大奶牧师的明年自己努力!反正那废物国家没多久又会派新的出来了」听到裂齿的话四周的欧克也放下对杰克等人的兴趣,纷纷开始散去做自己的事情,毕竟没人会做在仪式前把祭品卖出去这种蠢事。

「哼哼,走吧去长老那裡,让他算算什么时后为你举行仪式」裂齿检查完后拍了拍矮人的脑袋说道「三个祭品应该能激发出不错的斗气了!」「阿!那个女人我没要当祭品,反正她是牧师应该不影响斗气的品质吧?」我连忙说道,毕竟漂亮的女人被这样牺牲掉就太浪费了。

「哈哈哈,崽子捨不得女奴吗?这无所谓反正是你自己抓到的,自己决定就好,不过这女人眼神还那么倔强你要多加调教才行!经验不够的话裂齿大叔也可以帮忙喲哈哈哈」裂齿看着萝丝恐惧又坚强的眼神心情愉悦的说。

「等等」当我们准备牵着杰克等人去见长老时,后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女声,像是奔跑了一段路过来呼吸声很大而且急促。

我转头一望发现是一名女性欧克,与男性欧克不同虽然都是绿色的皮肤,但是眼前女欧克是比较偏黄绿色的肤色,而且给人轻爽如喝绿茶的感觉。

与男欧克不同身材与人类女性相似,浑圆的奶子被像椰子製成的胸罩包覆住,腰身纤细肚皮上有着六块腹肌,穿着件迷你短裙与小腿上套着的皮长靴间的大腿粗壮结实。

若光看这样就是位拥有健美身材的女性了,虽然勇勐了点但是不失为没有诱惑力。

但是当视线从身材转移到脸部时,你会发现一个与男性欧克几乎没啥两样的面貌,正在用娇滴滴的眼神盯着你看,而且她还绑了个双马尾的髮型。

我看着眼前的女欧克,肚子一阵绞痛,有股热流顺着食道涌上来,差点憋不住就吐了出来,往回一看杰克与矮人脸色也十分难看的样子,证明我审美还是没问题的。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com当初听裂齿的话还以为女欧克是如何妖娆性感,没想到事实是残酷的,欧克的审美我还是不懂呀....待女欧克喘气稍微缓了后,她看了一下我又看了一下后方的杰克,含情脉脉地伸出她的粗壮的玉指,指着被束缚的两个人。

「小子,把你的猎物借老娘我一天爽爽吧」女欧克毫不掩饰的说出自己的要求,眼裡都快喷出激烈的慾火「可以不可以?行就点个头,老娘不会让他们死的,搞不好明早反而生龙活虎的呢」杰克等人听到后两眼一翻,就这么昏迷了过去,而我则望向裂齿大叔想听听看他的意见。

「应该是无所谓的,反正仪式不会今天就举行」裂齿看我询问的表情回答道「顺道跟你介绍,这位是我们部落之花维娜」「看看那两条粗长的嘴唇,一定很适合激吻,还有肌肉饱满的四肢和能提供充足奶水的胸部」裂齿大叔在我耳边不断说着眼前女欧克的好「如果大叔我在年轻几十岁我拼着断条腿,也要把她娶回家压在身下帮我生崽子,我是你就答应给她个人情」虽然我无法理解眼前的女欧克美在哪裡,但是对着那面容我无法抵抗只好将手上的绳子交给了她。

维娜接过绳子后,轻轻一拉就将杰克与铁炉拉过去,一手拎一个像是购物一样,满脸愉悦的表情,看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赶快回去办事。

「年轻就是不一样,改天大叔在帮你们撮合撮合,搞不好你就可以入赘进我们部落了哈哈哈哈」大叔一脸窃笑的说着,用拳头推了我几下「不过现在还是先去找长老吧!明天再带你去找维娜领回你的祭品们呵呵」两人重新进入石室内,长老依旧坐在原地,手裡拿着凋刻刀一刀一刀的削着长长的木头,地上散落着木屑与碎块。

与长老一番沟通过后,再次进行占卜后决定明天晚上进行仪式。

之后我们退出石室回到了外面,裂齿想了想决定带着我去逛部落的商店。

「你既然有机会来就好好玩玩,顺带买些我们部落特产回去,毕竟你是以商人的身份进来的!」这是裂齿的意思,毕竟他当初原本就是负责接待商人的。

欧克的市集或商店区,是一个木头组建的区域,裡头区隔出一块块供人摆摊的隔间,要卖东西的便会自己找空位子摆放商品。

大部分欧克贩售的都是狩猎附近魔物收集到的素材,少部分则是粗糙的木製凋刻或石质凋像,还有一些他们种植或採集到得蔬果。

我翻翻挑挑着每个隔间的商品,可是都无法入我的眼中,毕竟我原本就不是商人也没带载货工具,而这些东西不是大量购买与出售的话根本无法获利。

最后我只好加减挑了几块比较稀少的矿石,还有稍微精緻些的手工艺品打算带回去当礼物。

拉亚则是抱着买来的烤山猪肉乾一口接一口,像是吃洋芋片一样吃的满嘴流油。

「主人!你看那边有卖装备耶!我们过去看看吗」拉亚走着突然发现有一区间是在贩售装备,就想拉着我过去看看「不知道是不是欧克的锻造术製成的装备,好兴奋呀!」我对装备也有兴趣,于是也跟着过去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这区间内摆放的都是一些角色扮演的情趣套装,什么兔女郎呀,还有sm女王与护士,话说这世界有这些职业吗....不是想像中威武的铠甲而有点失望,不过看来品质不错所以我打算买几套回去给艾拉或宠物们穿嘿嘿。

当我正在想要买兔女郎还是空姐制服时,一名欧克从裡面走了出来,看来是老闆的样子。

「小兄弟要买一件穿穿吗?我这防具可都是特别挑过的,品质可是棒棒的捏!」老闆比起其他欧克来说瘦弱了些,身上穿着美丽的兽皮缝製成的衣服,看起来比之前遇过的欧克们贵气了许多。

说着说着开始推荐商品,老闆拿起一件蓝色史库水来说「我建议小兄弟买一件这个,有良好的弹性而且外头还可以套一件装备」「至于外面一件的话....我们比较多人是穿这个!」老闆又举起了一件日本常见的女学生水手服,白色的底还有蓝色的衣领「我觉得您穿上去一定效果棒棒的!」我无言的看着老闆的推荐,怎么想这些衣服应该也是推荐给拉亚穿吧,还是说没有拉亚的size?老闆见我没兴趣的样子,思考了一会,拿起了那套兔女郎的套装,黑色的马甲配上网状的丝袜,还附带手腕上的手环与手套,当然还有招牌的可爱兔耳。

「看来小兄弟您眼光很高呀!那只好推荐您我们卖最好的商品了!」老闆将兔女郎套装放置在手臂上展现给我看「这套就是我们部落最近採用的标准款,经过战士们实战测试,证明了这套装备最有效果,所以族长打算大量兑换这套来当作我们战争时的套装了!」怎感觉对话内容怪怪的.....他好像是真的在推荐给我穿,还是这套装真的是给战士穿的?我迟疑了下接过兔女郎套装,查看了一下属性。

物品名称:魅惑的钢铁兔女郎套装阶级:普通功用:纯钢锻造成的装备,重量与防护当然是一等一的,没有足够的力量与精神力是无法装备的。

足够的力量可以理解,手中感觉到的份量说明了理由,但精神力是什么鬼?羞耻度的问题吗?我另外检查了下史库水和水手服,原本以为是轻薄的布料,没想到伸手一摸才发现是由金属丝线织成的,而且重量都很可观....到底是什么铁匠会蛋疼到製作这种鬼东西...「是哪一位...大师?製作出这种装备呀?我在外头都没见过」我疑惑的问。

「咦?小兄弟是外头来的吗?我还以为你是哪家刚成年要来买装备的」老闆也惊讶的回应。

「对呀,我是最近从外头来的」「喔喔,难怪会问这种问题,我们部落裡的都知道这些装备是迷宫裡产出的」原来是迷宫裡面的装备呀!不过不知道是什么迷宫才能打到这种装备,我好像很久没去迷宫了,毕竟镇上的那迷宫没啥好东西的说。

「不过这些装备....我印象应该都是女生穿的吧?为什么老闆你们部落会当作战士的套装?」「咦是吗?老子从小就以为这是战士的衣服呀!」老闆一副惊讶的表情,像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一样「而且部落自从採用了这些装备后,打仗时一排站出去,敌人都立马丧失战意,不是因为这些装备很威武的关係吗?」废话...谁看到一群肌肉棒子穿着马甲脚上套着丝袜,头上顶着一对兔耳朵,又或者穿着史库水胯下一大包突起,不会马上跪下呕吐就算他厉害了。

「不过怎样小兄弟还是买几件吧,这可是我们部落的迷宫才有的」老闆热情的推销着。

「嗯...算了,我这趟来不是进货的,没有带载具来运不回去,下次吧」虽然可惜只好放弃了,毕竟装备我一人拿不了太多件。

「是吗....真可惜,下次再来的话要多关照老子的生意呀!」老闆见没要买也没失望,毕竟做生意就这样。

看看时间也才下午而已要做什么呢....对了去看看这部落的迷宫好了!跟老闆问了下迷宫位子,他很豪爽的就直接画了地图给我,不过在迷宫外就被拦住了,守门的欧克说为了保持独佔那些装备的生产,外人是不得进入迷宫的,真是可惜。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喷洒琼浆 下一篇:边疆楚雄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